朔凉

悄悄改个昵称,来自前桌给我起的字😂

【韩张】知其然而为之

#韩张cp向,韩文清×张新杰#

#sp预警!不喜勿入!#

#ooc!ooc!ooc!#

#你会看到一个温柔体贴的老韩~#

﹉﹉﹉﹉﹉﹉﹉﹉﹉﹉﹉﹉﹉﹉﹉﹉﹉﹉﹉﹉﹉﹉﹉﹉

   夜晚的雨下的很大,在房顶上砸出令人心颤的声音,也如同砸在张新杰的心上。
   霸图输了,因为他。他知道韩文清很重视这次比赛。要是他没有固执地改变战略,要是他冷静下来听听韩文清的分析,要是……啊——哪来那么多“要是”。他本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本该是一个考虑周全的人。
   这不像他,他自己也知道。
   失落,内疚,自责,后悔……泪流满面,他却没有察觉。

   韩文清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漆黑的客厅里自家副队抱着膝盖颓废地缩在沙发上哭的样子。心痛之余还有些许无奈。新杰向来是个认真的人。他小小地叹了口气,打开灯走过去。
   刹那的亮光刺激得张新杰眯了眯眼睛,他的眼镜放在茶几上,他稍稍前倾,辨认出来人是韩文清后叫了一声“韩队”又重新缩回去。
   韩文清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坐在他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一个沉默地哭,一个沉默地看着。
   晌久。“新杰,不全是你的错。”韩文清很想伸手擦擦他的眼泪。
   “别说了。”张新杰摇摇头,把脸埋进旁边的抱枕里。
   他就知道。
   对于张新杰,不是随便安慰几句就能好的。至于应该怎么样,韩文清其实清楚得很。

   他深吸一口气,将张新杰揽过来伏在自己腿上,褪去他还没换下的队服裤子,意料之中地对上了张新杰疑惑的目光。
   韩文清拍拍他的臀,说:“新杰,这不是惩罚。”他觉得这一点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的。
   啪。他先试探性地打了第一下,张新杰没有反应。
   啪!第二下,他加重了力道,张新杰捏了一下拳。嗯,足够了。于是他维持着同样的力道一下一下,不紧不慢地打。他的目的只是让张新杰感受到疼痛就好,轻了没效果,重了他舍不得。
   约莫二十来下,张新杰随着每一掌的落下开始轻微地颤抖。韩文清努力控制着节奏,这样或许能让张新杰好受一点。
   张新杰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即使开始不是很疼,但累积起来杀伤力也是不小的,况且他本就不是很耐疼的人。不过张新杰觉得自己可以的,因为这样他的注意力就可以转移到身后那两团逐渐变疼发烫的肉上。
   韩文清一手沿着张新杰的脊背从上至下给他顺气,另一只手却没有停下,张新杰的所有反应他都看在眼里:呼吸由平稳到微乱,两手逐渐绞紧沙发布,颤抖得越来越明显的身体……掌下的皮肤渐渐升温,变红,韩文清虽不忍,但是他知道,张新杰心甘情愿,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姑且就把这当成一次实践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张新杰开始忍不住有小幅度的挣扎,小腿随着每一次的疼痛微微抬起,被汗打湿了的衣服和头发服帖地贴在背上和脸侧。他一直在流泪,只是忍着没出声而已。
   他的疼,疼在韩文清心里。他皱了皱眉,又加重了力道,终于等来了张新杰再也忍不住的一声哽咽。韩文清立刻停手,张新杰却爆发出近乎嘶吼的哭声。
   韩文清很想告诉他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没有人会怪他,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弯下腰心疼地抱住哭得快要岔气的人儿,一下一下抚摸他剧烈抖动的脊背。

   哭声渐渐平息,怀里的人儿冷静下来,韩文清知道张新杰迈过这一步了。
   “新杰,没有人会怪你,输了就输了,这没什么的,你还是你,霸图依然是霸图。”韩文清轻柔地擦去他的泪水“好些了么?”
   “嗯。”张新杰声音闷闷地回答“我没事了。”
   他擦擦眼泪,撑起身体想站起来。虽然是坦诚相待过的人,但是这个姿势实在是有点羞人。
   “别急。”韩文清拍拍他的腰让他趴好“那咱们现在来说说你的错。你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吧,新杰?”
   “韩队……”张新杰望着韩文清,突然有点慌。
   “叫我什么?”
   “……文清。”

【完】

【忘羡】连打闹方式都与众不同的一对

听了一个善良的小可爱 @贪我🍃 的建议把之前忘羡那篇用图的形式重发一下。

抱歉哦麻烦大家了(。・ω・。)ノ♡🙏🙏

【忘羡】连打闹方式都与众不同的一对

决定把520献给忘羡好了(本来打算用来庆祝20天以后的高考结束的)

#蓝忘机×魏无羡#

#sp预警!ooc预警!!#

#拉不下面子的害羞蓝湛~#

以及,祝自己高考加油(ง •̀_•́)ง

链接发不出去!!!不知道为什么😣正文已在下一篇文章里以图片的形式发出,非常抱歉<(_ _)>

【梅拉】星星

#梅丹佐×拉斐尔#

#我也不知道算私设还是ooc#

#虐预警!受不了或不喜欢的小伙伴请做一个文明的路人甲,谢谢😘#

#灵感来源:原著、拉斐尔书、以及记不得哪里来的几个说法#

另外,喜欢拉斐尔,心疼他,所以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

(HE忠实的信徒~~)

【凯源ABO】洞房花烛夜~

凯源ABO向,有车

不喜勿入!

大概ooc??

加了一点个人喜好,总之就是很喜欢ABO

链接走评论(没办法我不会发😂)

【叶喻】陈杂

#训诫预警!sp预警!!#

#cp:叶喻、sp:叶喻#

#不知sp者,不喜者慎入#

#就是想虐一下文州州~#

(我的个老天,被屏蔽了😂重来一次)

【蓝氏双璧】小短文一篇~

双璧非cp向,训诫
应某位小朋友的要求来一篇惩罚向的小文章
忘机被罚了哎呀呀~
ooc!(●°u°●)​ 」

作者内心:好想要一个曦臣一样的哥哥( •̥́ ˍ •̀ू )

﹉﹉﹉﹉﹉﹉﹉﹉﹉﹉﹉﹉﹉﹉﹉﹉﹉﹉﹉﹉﹉﹉﹉﹉

   卯时起,亥时歇,午时昼眠。
  
   午时,云深不知处

   蓝家自上而下,自老到幼,都应该回房小憩了。除了一个人——蓝湛。
   微风轻摇着树叶,地上的光斑忽隐忽现,刺眼的阳光将寒室屋头的那枝桃花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粉艳欲滴。
   蓝湛却无心留意这动人之景,他站在寒室门外,踌躇着攥着略长的袖口。云深不知处很静,静的能晰听百鸟低语,静的能听见蓝湛早已杂乱的心跳。
   “忘机,进来吧。”是兄长温润的声音。
   蓝湛似是被吓到一般,努力定了定神,推门进去。
   “兄长。”
   蓝涣没有看他,斜坐在榻上擦试着裂冰,云纹抹额被解下,整齐地折好放在桌上,旁边是一把紫檀戒尺。好一个“清煦温雅,款款温柔”的蓝家家主。
  
   蓝湛站着没有动,蓝涣也不说话,就这么晾了他好一会儿。

   “叔父说过忘机琴便是你的左膀右臂,我的裂冰亦同,”蓝涣终于娓娓开口,韵韵之声在寒室中环绕“忘机怎么会这般不小心,弄断了琴弦?”蓝涣还是没有看他。
   蓝湛抿着唇,手指再一次抓上袖摆。最近既没有出去夜猎,也没有周围的乱事扰身,他确实没什么借口可找的。
   “是忘机过于急躁…”
   似是料到他会如此回答,蓝涣并未恼怒,只是淡淡地截了他的后话:
   “你把琴弦解给思追了?”蓝涣终于抬头,意料之中地看到他浅色的眸子不可察觉地闪了闪。
   “是…”蓝湛低下头,兄长幽深的眼眸望得他一阵窘迫。
   “为何不如实告诉我?”蓝涣深色的瞳仿佛要将他望穿。
   “我怕兄长责罚思追。”蓝湛依旧低着头。
   “一弦配一琴,蓝氏每一只琴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弦是琴的魂,你觉得我和叔父会听不出来吗?”
   “……”
   “琴有灵气,忘机你是知道的,你私自换弦,有没有想过这可能会乱了琴的魂?”蓝涣语气里夹带了些许激动“还是你觉得兄长不会罚你?”
   “忘机知错…”蓝湛不敢看他,兄长看起来和平时一样,但他知道兄长确实是生气了。
  
   蓝涣轻轻叹了口气:“叔父本想亲自罚你,被我拦下了,正好思追的弦需他亲自换。”
   蓝湛藏在衣袖里的手指紧了紧。
   “忘机自己说,当罚不当罚?”
   “忘机知错了,当罚…”蓝湛自觉地走近榻边。
   蓝涣放下裂冰,顺手拿起早就备好的戒尺:
   “手。”
   蓝湛顺从地伸出修长好看的左手。
   蓝涣将自己的手横垫在蓝湛的手下,拇指固定住他的四指,用戒尺点了点他的手心:“其实你大可不必自作主张,如实告诉我就好,我不会罚思追,也不会罚你。”果不其然见蓝湛抬起头望着他,又补充到“你方才也大可不必说谎,我便不会如现在这般生气。”
   “啪!”压着话音,出其不意地落下戒尺,竟用了七成内力。蓝湛狠狠一抖,白皙的掌心迅速泛红。蓝家人手劲都大的出奇,单凭手劲就可产生巨大的痛楚。
   蓝湛克制住想把手抽回来的冲动。
   啪!啪!啪!……戒尺接连着落下来,每一下都是与方才相同的力道,结实地打在掌心上,纤瘦的手逐渐变得深红,然后一点一点的肿胀起来。即便是忍耐力惊人的蓝湛,挨过仅十几下也忍不住想逃开。
   蓝湛脑子里突然冒出“让兄长罚还不如让叔父罚”的恐怖念头。
   蓝涣知道他疼,但没有停手也没有收力,只是更紧地握住他的手指,一下接一下沉稳地落着戒尺。
   这是素称“雅正端方,严于律己”的含光君第一次受罚。蓝湛也是第一次明白为什么叔父要用紫檀戒尺作诫器。
   本就沉厚的紫檀木加上兄长奇大的手劲再加上几成内力,不间隙地落在红肿的手掌上,确实可以起到很好的责罚效果。
   蓝湛随着戒尺的落下微微发抖,实在难以隐忍的痛似能从手掌灌注到全身,他呼吸紊乱急促,两颊涨得绯红,拼命想把手抽离兄长的桎梏。
  
   “兄长……唔!”蓝湛开口叫蓝涣,却被戒尺击的忍不住闷哼一声。
   一直提着的气只要稍一发泄便再也憋不回去了,随着又狠又重的三下打下来,蓝湛一边呜咽一边不顾一切地要躲。
   听见他终于哼出声,达到目的的蓝涣立刻放下戒尺。看着蓝湛红着眼眶猛地将手藏到背后,蓝涣一阵愧疚。
   “忘机知错了,忘机记住了…”蓝湛急着开口,声音有些颤抖。
   “我知道。”蓝涣拉过他,笑得温柔缱绻“阿湛今日便和哥哥在寒室午睡吧,像小时候一样。”
   蓝湛惊讶地望着他,眼中浅色的波光一闪一闪的。
   蓝涣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笑容依旧温润如玉:“未时哥哥给阿湛上药。”
   哥哥…
   蓝湛从没想过还能再用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称呼。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蓝涣的称呼就已经从带着些许撒娇意味的“哥哥”变成了规规矩矩的“兄长”。蓝湛忽然鼻尖一酸。
   反正叔父不在,反正只有他们两人,反正……蓝湛乖顺地去了衣裤鞋袜,和蓝涣面对面躺在榻上。蓝涣正握着他的手小心地揉搓,他便悄悄把双脚伸到蓝涣腿间取暖,就像小时候一样。
   “哥哥。”蓝湛闷着头轻轻嗫嚅到。
   头被温柔地抚了抚。
   “阿湛。”

【完】

  
  
  
  

【凯源】一个小车车,题目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就是突然想写
脑子里一有片段就想写,虽然每次都只闪出一个小片段,因此坑了自己很多次
so,三思而后行
以及全程靠理论经验开车的我🤓

链接放评论~